是描改手书(重点)
越画到后面越不走心索性全删了。
留下几个能看的发一下umm

我爱heye爸爸呜呜呜😭😭😭太可爱太好看了



Heye:





豆豆爸的点图————宗教www我爱他们❤



Bloody candy【信邦

前文     

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

桃花酿【白鹊

做了点修改

————
是我敌不过你才转身回头,怎知最后仍入你怀中。轻咬着草根,在我耳畔含糊的念叨着诗句,栗色发丝在我脖颈旁轻扫而过,混合起来恰到好处的药酒味,约是三月三初采的桃花酝酿成的桃花白酒。
你揽着我轻笑,问是否记得那一年,我回了笑,万千心事只留那年我想忘也难忘。
你步伐轻盈走入我院内,那时墙外养着桃花树,三月初便早就开了的花此时只有尖头带了些粉红,乘着风飘入院内。
你踏碎了我满院的落花,笑问:有酒吗?语气丝毫不客气,却又叫人没办法拒绝。阳光只能停在你的肩头,清白长袍定格成一幕美景,你我初见,如诗如画。
我放下手中正捣着的药,转身入屋内拿了一小坛桃花酿,是不知住哪儿的小姑娘在三月三便拿来送我的,只叫...

Bloody candy【信邦】

可能有bug 信邦太可爱
操哭那个刘邦
操哭那个刘邦
操哭那个刘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是一个冬天,在爱尔兰的一个小镇里,韩信见到了刘邦。
他们在一家凌乱简陋的小咖啡馆里相对而坐,桌上摆着两杯热咖啡,刘邦从外套兜里掏了几块糖果和酱色巧克力派。
外面快要下雨,不远处的河边有急忙撑船回岸的人,他们急忙卸着船上的东西,街道有些混乱,少了些漫步闲逛的绅士,多了些匆忙赶路的人。
在下起冰凉的雨前,刘邦推了几块糖过去,笑吟吟的和韩信搭话。今天天气真好啊,他说。
韩信来这纯属意外。
原本他要去的地方是另一个小镇,他打算从那儿乘船去法国。等待列车时突然收到了消息让他速来这儿一趟,有吸血鬼在这。
这个小镇非常的冷清,空留了座被遗忘的...

我喜欢玩偶服

抢救无效。

只要是好事都轮不到我吧…

七夕摸鱼

雨落如潮【白鹊

天空下起小雨,层层堆积而起的乌云叠在远方的天空中,那些深沉的颜色混合着,是令人喘不过气的压抑感,给人带来的,是莫名其妙的抑郁又无休无止的悲伤。

醉酒的人疲惫的摔倒在泥泞的地上,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任何一个醉鬼,李白同他们一样喝得沉醉,胸膛起伏不规律的用力呼吸着湿润的空气。


他漫无目的地走着,雨水打湿了额角的发丝,又顺着下巴滑落。李白如晴空般湛蓝的眼睛在缓慢的睁开,他表情淡漠,踏着早就湿透的鞋子踩着泥泞的地。

雨水渗入他的眼睛,模糊了的视线,仿佛眼前起了雾似得。看不清的边界混成灰白一片,变得陌生起来。


这场来得不及时的雨,强迫着李白想起了一切,本是非常美好的记忆,却恰巧正是在这样...

祝福【狮路

有【狮路 局路
这个比较迷请在接受后观看

狮子第一视角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祝福你即将幸福的如我的悲伤一样,多得无处安放。

在你的微博上,我看到了你们溢出幸福的文字。闪得真耀眼,那曾经也是我梦寐以求的光芒,如今却让我嫉妒的握紧了拳头。

此时此刻,你们应该正在讨论着明天的行程,商量着明天要去做些什么,这是情侣们晒幸福的美好桥段,我完全理解,但很抱歉,我想我无法奉上祝福的留言。

因为你的恋人,在三个月前,他的身份还是我暗恋五年的人,我们还同居着。也不懂是什么魔法,在两天之内,你直接将我五年来磕磕绊绊的感情一次性剪断。原谅我不知道在我无意识的时候是不是用过恶毒的形容,但我没有撒谎。...

敲棒啊啊啊啊啊quq



把持:





1p源自 @稀有豆制品 大大的《互相伤害》



画的丑...没表现出想表现出的感觉【死



大大的文真是棒啊【升天】爱你爱你!



来啊!互相伤害啊!



2p也是狮路!科科ww



互相伤害【狮路

2000+短篇 

神逻辑

ooc慎 

私设多如山


————满足自己私心的产物————

汽笛在昏暗的光线里呜咽,刚倒的酒满了杯又空了杯,他们开始争吵,为微不足道的琐事也为惊天动地的大事,事件起因不过是他们自己带回来的酒。酒水被肆意的泼洒,在沙发上留下一块深色,对与期望有所类似却截然不同的不满,被麻痹的神经便隐约的感知和怅然若失,它们逐渐烧的火热,烧到头脑抽痛,烧到眼角发烫。

最后是A路人不稳的用力踩了踩脚底板,几秒后脑袋听到狮子的一声咒骂,他们都不好受,A路人撑着脸,狮子干脆直接趴在了桌上。

你应该知道那种痛苦的感觉,就是你越想要的东西就放在你眼前,可你就...

My night with you.【局路 狮路

标题放个洋屁 ooc慎

cp洁癖慎入本文含狮路 不要脸的打个tag

微架空 可能有神逻辑

请在接受后观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起风的夜晚,A路人在床上辗转身子,看着窗外泛着微亮光圈的月亮。

耳边传来的是轻微的呼吸声,他翻了个身子,他觉得自己睡不着了。若是放在平时和以前,他可能会朝着痒局长那边靠一靠,会把脑袋枕在他的怀里,或者抵到他的肩膀,然后继续这被打扰的觉。

可是今天,A路人转过身背对着痒局长,看着窗外的月亮,想起了今天早上才见过的那张熟悉的脸。

那张脸和他随着列车晃动而金色长发,共同构成了一幅不真实的美丽画面,向前,向后。

A路人看着入神,他却趁A路...

相机和画笔【局路

本文注意:

ooc预警

有修改√(并没什么卵用

意义不明 神逻辑

依旧是短篇

请勿转出lof或泼给真人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我其实喜欢你的这件事,很奇怪吧。”

痒局长对A路人说这句话的时候,也已经二十三岁了,A路人坐在痒局长的对面昏昏欲睡,而痒局长在A路人对面为他画像,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回想着A路人刚才用德语对自己说的话,微笑着。他们周围是一片疯长的草地,又是繁华的街道,时而一阵风吹过,人声变得杂乱起来。这里只是德国的一角罢。

A路人是在中央大街看见痒局长的,痒局长长着亚洲面孔,尽管背着很大的背包,却还是没法遮掩住引人注目的玫红...

灯光亮起的夏天(下)【局路局

】←上戳这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03

夏天发光的影子,摆荡,跳动。跟着我喜欢你的心情一起出没于树枝透光的所在。对未来的不可知和向往,尚且准备好的心情和决心。如果有那么一点悲伤,大约是在烦恼睡觉和肚子饿。而食物和睡觉却不是时时都可得的,意识到生活是可以配着道具的你何尝不尝试抽一支烟。


亮起来了,看的清吗,我在这


天气越来越热了,A路人想,自己也许是太过用功所以生病了,进一步想,十八岁就开始抽烟的自己,是不是在期待患上癌症什么的,这样就可以在年轻的时候去世,真是绝美的一件好事。

痒局长拍了拍A路人的头,“你每天都想这些啊?难怪会生病。”说罢,还挑了挑眉。后面痒局长说了什么?头晕...

© 稀有豆制品 | Powered by LOFTER